通博娱乐最新官网网址

他的温暖打动了我

  年华匆匆,来不及细想便已经走过,一路上欢喜也好艰辛也好,而今回顾,留下的只有唏嘘感叹而已。

  将时钟的指针拨回到二十年前,那时我刚刚18岁,我享受着我的青春,也对于爱情对于未来满怀憧憬,我等待着一双温柔而慎重的手在最恰当的时刻将我采摘,并永远给予我呵护。

  在女友的婚礼上,我充当了伴娘。也是在这次婚礼上,我认识了之江。为了表示对女友的祝福,我们几个女孩子送了她一面镜子,上面写着我们的名字。当我们把镜子送到女友家中时,屋子里有一群人,其中一个男孩见我们来了,就凑到了镜子边,开始大声念我们的名字,并问是谁。女孩子总是害羞的,没有一个人应声。最后,这个男孩子有些气急败坏了,他念着排在后面的我的名字:“紫绮是谁啊,不说话我就骂了!”“你骂我做什么!”我一着急,脱口而出。男孩子盯着我看了一会,我这时才发现他是个挺英俊的小伙子——他就是之江。之江看了我几秒钟,说了句:“哦,紫绮是你啊。”就这样,我和之江简单聊了两句,无外乎也就是家在哪里、和新人什么关系的内容。

  婚礼结束了,前来贺喜的宾客也渐渐散去,而我并没有把我和之江的交谈放在心上。一年过去了,突然有一天,之江来到了我们村,还打听到了我家。由于当时是晚上,我没有出去见他。但是不知道之江从哪里打听到了我工作的厂子,从那以后,他每天都准时准点地到我厂门口接我下班。我和之江开始交往,但我们没有把我们的关系定位为恋爱。虽然之江会说他喜欢我,虽然他说我和别的异性在一起他会吃醋,但是我在他面前总是一副淡然的态度。他不知道的是,我会想着他抓狂的样子,在暗地里偷笑。

  和之江在一起的时候,他总是很照顾我,对我很好很好。我们的交往持续了三年,最终我下定决心嫁给这个喜欢我、照顾我、能经受住各种爱情考验的“王子”。

  婚后第一天,他就拳脚相加

  1996年10月26日,我和之江举行了婚礼。应该说当时我还是觉得挺幸福的,因为我以为毕竟和之江相处了三年,三年来他一直对我疼爱有加、百依百顺,我憧憬着和之江相亲相爱、并肩携手的日子。可是,婚后第一天,所有的美好与憧憬几乎是在一夜之间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冷得让我无法接受的现实与之江的拳脚。

  和之江的争执是因为他嫌我的嫁妆少而引起的,吵着吵着他就动手打我。我真是被打懵了,因为以前之江不要说打我,就是连一句重话都不会说我。他打完我后离开了房间,我呆呆地坐在满是喜庆红色的新房里放声恸哭,真是有死的心了。一气之下我回了娘家,之江次日就追了来,他一再软语央求,我禁不住他的好话,就跟他回去了,因为之江的恳切让我认为这次拳脚不过是次偶然。然而,事实证明我错了。

  婚后第一天之江就显示了他脾气的暴躁,此后他更加暴露了他蛮横暴力的本性。在家中,只要一言不和,他就打我,而且每次都打得很重。

  结婚一年多,眼见着和我们一同结婚的夫妻都有了孩子,而我的肚子还是毫无动静,之江气恼起来,连连骂我没用。我偶尔争两句,每一次都会招来一顿痛打。他怀疑我不能生育,就带我到医院检查,但是每次的检查结果都是正常。为了孩子的事情,我和之江吵吵打打过了三年,我受了太多的委屈。直到有一次去检查,医生建议之江去查一下。之江坚持说自己没问题,我对他说,我要是有病就和他离婚,要是他有病我就跟他继续过。检查结果出来了,问题果然出在之江那里。

  我以为从此之后,之江或许会心里有愧,不会再如此对我。可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,之江的脾气更加暴躁了。有一次他睡觉的时候我叫他吃饭,他一起来抓着我就打,边打边骂。(紫绮的眼圈红了,她说她跟之江过日子,都是受过来的)

  我辛苦持家,他在外面找女人

  在出嫁前,我很少干农活。而到了之江家就不一样了,种庄稼、打药、收粮食、晒粮食、做饭、洗衣服,每一样活都少不了我,有时候一天活干下来我累得连腰都直不起来,可是之江不仅不疼惜,还会因为他在外心情不好打我。

  之江不仅有暴力倾向,而且还花心成性。在我们结婚7个月的时候,我就发现他和一个女人关系不正常,后来他也承认了。他向我解释说,他是因为那个女人有钱才和她在一起的,他根本不喜欢她。

  结婚三年多的时候,之江又和我们村里一个作风不正派的女人有染,被我发现后,竟然从人家院墙后的树上跳下,又被我当场看到。回家后,之江毫无羞愧之心,反而将我一阵暴打,我哭着要回娘家,他却说不准我穿他给我买的衣服。我只得穿上结婚时候妈妈给我买的衣服和高跟鞋上路,想着这样的日子真没意思,边走边哭,后来脚实在受不了高跟鞋的折磨,我就把鞋脱了下来,光脚走着。这时,娘家村里的一个邻居恰好骑车路过,他看我如此落魄,就让我上了车。快到家的时候,之江突然从后面追了上来,将我一把拽下车,动手打起了邻居,他说人家多管闲事,还把人家的自行车丢到了河里。

  听到动静,我们家村里的乡亲们都出来了,把之江臭骂了一顿,他灰溜溜地走了,我才得以回到家。没想到,晚上之江跑到我家,挥舞着一个砸烂的啤酒瓶跟我父母要人,无奈之下,我跟他回了他家。

夜深人静,想着白天发生的一幕幕,我绝望痛苦到了极点,我偷偷拿起了农药瓶,却被之江的母亲发现了,她把农药夺了下来。

既然确定了之江不能生育,亲戚就想办法抱来个男孩给我们养。在一个阴雨绵绵的天气,孩子抱来了,是个白白胖胖惹人怜爱的小家伙,我给他取名叫虎子。

  从虎子进家门第一天起,就是我带的。我把虎子当成亲生儿子一样疼着,孩子也乐于亲近我,对我有着天然的依恋。

  虎子两岁的时候,之江和一个叫妙妙的“小姐”好上了。他开始嫌我穿得土,又嫌我衣服洗得不好、饭做得不好,,总之对我做的一切都看不顺眼,后来干脆长期不着家了。和之江玩得不错的一个人悄悄告诉我之江在什么地方和妙妙同居了,我去找了,之江又一次重重地打了我,我对这段婚姻死心了。

  为了不在气氛沉闷的家里呆,我找了份工作,后来又开了家商店。之江终于提出和我离婚,而我竟有释然的感觉,只是虎子让我割舍不下。之江提出孩子归他,他说他也没什么钱,就把商店给我,让我把嫁妆拉走,我同意了。

  失败的婚姻给了我无尽的伤痛

  离婚后,我一心一意经营起了商店。之江几天后就去了商店,还说他后悔了,让我跟他回家,我没有同意。后来之江就天天去商店找我,还提出过复婚。我对他说,我不能跟他回去,让他好好跟妙妙过。之江恼了,他说:“紫绮,你行!你不是不跟我复婚吗,我照样结婚!但是我就不准你找,你要是找了,我让男的一家不得好死!”

  之江恼了之后,就和妙妙结婚了。但是我还是能听到之江的种种传闻,听到他依然和其他女人有暧昧关系,听到他和妙妙离婚了,听到他因为打架蹲了监狱……我淡淡地听着,脸上心里全都是不在意。

  在之江坐牢的日子里,虎子一有什么事情就来找我,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没有断绝对孩子的照顾。去年7月虎子因为下河游泳扎破了脚,伤情十分严重。我照看孩子直到出院,在孩子出院第二天,之江出狱了。我和之江虽然离了婚,但是和之江姐姐还有几个孩子之间的关系一直很好。之江姐姐家的孩子打电话哭着让我去之江家吃饭,我心软了,就买了点东西去了他家。

  吃完饭,之江的家人都出去了,屋里只剩下我和虎子还有之江。之江说:“我想好了,外面的女人都是骗我的,你不也没找吗,我们还是一起过吧。”之江说他真的改了,我说给他半年的考虑时间,事实上是因为我根本就不相信他说的话。

  果然,一个月不到,他就和一个叫玉草的女人又搞在一起了。他觉得我不知道,还多次跑到商店里来问我要钱买车,我当然都没有给他。

  有一次我给之江打电话,他说他在徐州,这时我听到了玉草的声音,就一切都明白了,心中暗笑之江的小伎俩。我说你和玉草一起过吧,缺什么我给你买,以后不要到商店来了。之江愣了一下,说知道了。

  让我不能忍受的是,自从我那次说让他不要到商店来以后,他就不允许我见虎子了。原来虎子在镇上上学,我的商店也在镇上。有一次虎子周末想在我那过,到了晚上之江打来电话让虎子回家,我说太晚了,让虎子第二天回去。说着说着他就在电话那边骂了起来。过了20分钟,之江乘着一辆出租车过来了,玉草也跟了过来,他们两个跟我吵了起来,玉草竟然说我留孩子住是“破坏别人家庭”,因为她和之江登记了。最后,虎子被他们带走了,孩子走的时候满脸是泪、依依不舍。

  为了不让虎子见我,之江给虎子转了学,新学校离我的商店很远,很长时间我都见不到虎子。虎子很想我,会偷偷地给我打电话,我们俩就在电话两头哭。

  如今,我已经离婚8年了,可是对于婚姻我还是充满了恐惧。一想起以前的事情还有虎子,我就觉得无限辛酸。我最好的年华全都耽搁了,之江给我的阴影依然挥之不去。

  我对紫绮说,无论过去怎样,人总是要向前活着的,作为女人应该有属于自己的家庭和幸福。紫绮表示同意我的看法,她为难地说,如今她就是找也找不到合适的,可是不找吧,又终非了局,她想通过自己的故事告诫女孩们慎重地把握自己的婚姻。紫绮是个好女子,我觉得这样的女子是应该得到幸福的,希望命运在前方为她安排好了惊喜,让她能够远离昨日的阴霾。